搜索

©2018 安徽省大名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皖ICP备05000703号

扫码关注,交流互动

互动平台

地址:安徽合肥政务区绿地·蓝海国际大厦
电话:0551-63531190

传真:0551-63531197
邮箱:
dm@chndm.com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
>
>
坚持是一种幸福

坚持是一种幸福

作者: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发布时间:
2006-04-11
浏览量
【摘要】:

  作者自1998年涉足传媒,

  辗转于多家媒体,

  现任《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

  那是在2000年的初春,大学时同宿舍的老大邀请我们几个同学吃饭。当时,正值两会期间,而他的工作就是接待参加会议的全国人大常委们。按他的说法,就是见识一下常委们的工作餐。

  若干年来,吃饭还是不少,简单的、不简单的,朴素的、不朴素的……但这样的邀请还是对我们充满了吸引力。饭很简单,极其一般的自助餐。唯一区别的,和你一起吃这些东西的人是平常难得一见的常委们,当时些许的心理变化,我想大多人是能有所体会的。

  席间,我们这位老大谈的一些经历和心得却给我很深的印象和感触。当时,他被提拔为副处级两年。大学期间,他是一个有许多抱负的人,理想、激情、甚至自信……他一点也不缺少,才华也就不用多讲。此次见面前的若干年间,他很少与我们联系,在我们看来,他是一个要证明能做出些名堂的人。尽管我们对他颇有怨怼之心,毕竟同学之情义不以荣华为喜、不以富贵为忧。

  在被提拔之前,他很长时间只是一个主任科员。而1993年也就是毕业三年之时,我的同学中已有副局级官员。这期间,他历经三任领导,他所在的机关并不完全是个不注重渊源、不注重脉络的地方,而他无任何背景,只是一个来自东北农场的子弟。郁闷、甚或落落是不可避免的。

  他能做的,除了踏踏实实做事外,好像也没别的。他所做的一切终于被第三任领导注意到了,也被给予了肯定,标志是1998年迟来的提拔。按我们老大的说法,即使在注重些因素的机关里,还是要有干活的人、还是要有有能力的人。以他的经验和对同类性质单位的了解,机关里工作8年是一个期限,他这种类型的人还是会有机会被提拔的。

  其间,郁闷、落落的同时,他是有过动摇的,但他用经验确信和证明了:“坚持就是捷径。”他随后的经历是这样的:不到三年时间,晋升为处长;刚满三年,又被提为副局长。

  “坚持就是捷径。”从那之后,我经常给我的同事主要是《经济观察报》财经部的同事讲这句话,讲我宿舍老大的经历,不仅仅是因为它是生动的、具象的,而是这样的启发有助于我们减少人生也好、职业生涯也罢,一些含混不清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缘故,对于一个学历史的人,我很喜欢新闻这个职业,对它有这样的热情,我自己有时都觉得奇怪;但我却真的不喜欢那些所谓媒体从业者的大多数,是因为这个行业中充斥了太多的浮躁、虚荣、浅薄还是别的,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总之,我挺排斥和媒体从业人员保持紧密的联系,反感记者中存在两种人:企业串子、媒体串子,原因也就不多说了。当然真正的朋友是不在其中的。

  在这儿,我想说的还是用一个例子来表达。我过去的一个同事,现在已经离开《经济观察报》了,曾经将记者等同于农民,农民是有一份耕耘才有一份收获,而一个称职的或者优秀的记者也必须是在长时间的经营和积累下才能生成的,好像是没有任何巧可取的。成功的例子已经出现在媒体这个行业中。国内一家有名的财经类杂志里,有为数不少的让同行还颇为欣赏的记者,了解他们的人说,五、六年前也就是出道不久的一般记者,但现在却大不一样,按我想,这和他们做了多年农民有关。欣赏、佩服是一回事,明确到自己的行为上又是另外一回事。这样能够坚守并持之有道的,至少在目前这个媒体行业中,顶多只算是异类。

  在我自己有限的经验和有限的认知里,做一个好的记者起码还是要具备诸如良好的新闻素养(包括新闻的敏感性、新闻甄别力、新闻呈现力)、良好的专业知识、良好的专业分析和判断能力、良好的学习能力和学习精神、良好的价值取向……这些无一不需要时间,无一不需要持之有恒,无一不需要辛苦去承受煎熬甚或寂寞。

  这样的要求,对现在的记者而言其实并不经济。媒体也好,记者也罢,即便你没有做出什么,也很容易被社会、被企业呵护;甚至我们还拥有别的行业中所不具备的豁免权,对行为基本上不存在约束力。简单的判断,我们干嘛要苦自己?再者,当媒体成为一个热门行业,社会投资大量进入这个行业中,客观上抬高现有人员的身价,即便现有人员并不具备应该具备的素质,无妨还是有饭碗,甚至还有不错的身价。

  因此,我们经常的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和自得也就在情理之中;经常的以粗浅的认知,而非通过大量实际的接触和经历,来定义和涵盖复杂多变的社会生活也就变得再正常不过。

  媒体的从业者中,最容易出现的就是浮躁,而最不容易做到的就是坚持(当然不是那种无为的、混事的坚持)。

  已能明显感觉到,这些开始在成为过去。那么对我们这些所谓的媒体从业者来说,最好的选择是什么?当然,首先要将它作为一个职业,使自己更具职业感,而非简单的兴趣、爱好的产物;其次,学会坚持、学会沉稳,当然在现在的环境中这样会承担失落、承受孤独或者寂寞,来建立符合未来市场判断和需要的竞争力。

  这并不是全部。但对媒体的从业者来说,其意味或许会更多一些。我相信,有了这些,有助于在未来媒体从业中具备较强的竞争力。即便,这样的坚持、这样的努力在当下并不一定获得效果、获得认同。但起码有了这些,我们能够获得长期、持续、稳定可预期的待摊收益,这些才是作为职业人最应该在意和追求的。

  或许是宿命,人的一生尤其是职业生涯中是有固定的高点的。那么,一种好的看待是,宁愿这样的高点缓慢甚至延迟出现;宁愿在出现前经历煎熬、磨难;宁愿之前做大量的准备,即使这种准备让自己难堪忍受。毕竟,高点出现之后,人便进入漫长而痛苦的下滑期,这对人心理带来的痛苦远甚于前者。

  有未来,尤其可期的未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那么,理智的选择就是去为这坚持。

  顺便讲讲我提到的另一个同学的例子。1993年,他已经是北京市某区的区委常委。那之后,他就节节下滑,先是安排到一个很重要街道担任工委书记,但这个位置是让不少人惦记的;之后不久,他就被安排到另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街道任工委书记。但他仍然充满抱负,充满理想,充满热情,闲暇之余,开始吟诗作画聊以自慰。